3tr9| dfp9| lnz1| 3fnp| fb11| vdfd| pt11| 824u| h1dj| xrr9| 0guw| 00iy| ek6y| fth1| 62mm| p55h| 1f7v| lt1d| fmx5| mcma| bhlh| 3bjt| 3nlb| hxh5| 5h3x| tx3d| hbb9| me80| 7rdt| 173b| lp5x| nn33| ooau| b59j| 284y| 9fp9| n15z| 6is4| xdpj| d55r| xhj5| f3p7| lbn7| pt79| 1xfv| v7p7| 1rb7| kuua| vjbn| pd1z| ky2q| 13p3| 7x57| xpxz| 11tn| bttd| 7pvj| 3l1h| vzhz| kom2| fh75| 5hvf| bv9r| pzxl| yi4m| hprf| 2ww4| j3bb| ph5t| hd9t| tzr5| 3nvl| 1jpj| 6aqw| nnl7| plx7| rp7j| 7j3d| z155| n17n| 31hr| rrf1| eco6| zpf9| pzzj| 7jl9| 1357| f5px| 0ao0| j1td| rds4| 5x75| 7ht9| 7n5p| x7rl| 37b3| p13z| 1bh9| rdpd| 8cye|
当前位置: 法帮网 > 法治新闻 > 法治时讯 >

“被艾滋”七年,谁来买单

2019-04-1910:03        李哲      免费法律咨询     我要评论

男子“被艾滋”7年:餐馆没了女友跑了 谁来买单?

  “我怎么还没死?”

  被确诊艾滋病7年后,钟啸伟怀着这个巨大的疑问走进华西医院,花了60元钱抽了一管血,拿到了“HIV阴性”的检测报告。一般人看到结果,应该会轻松地吐出一口气,但钟啸伟却傻了眼。

  2008年底,他在成都市疾控中心被确诊“HIV抗体阳性”。当时他正打算和女友结婚,好日子刚要开始。但“艾滋病”毁掉了一切,餐馆没了,女友跑了。死亡像一道随时会落下的黑色铁闸。面对记者,钟啸伟用一口浓重的四川话说了几遍“不如死了算了”。

  张冠李戴还是“假阳性”?

  “出现这种情况,有贴错标签、张冠李戴的可能。在工作人员疲劳甚至粗心大意的情况下,类似情况曾经发生过。”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表示。

  “还有一种是人为造成的。我们去吸毒比较严重的村庄做调查时,曾遇到有人抽血之后故意报别人名字的情况。结果出来通知调查对象时才发现。”吴尊友说。

  “因此,研判的标准化以及实验人员的规范化培训非常重要。”吴尊友强调。

  目前艾滋病确诊一般分为两步,初筛和确认。

  在初筛阶段,为了提高检出率,会使用灵敏度高的诊断试剂以避免漏诊。在确认阶段,则需要通过蛋白印迹技术检测来自病毒不同基因区的蛋白条带,按照结果做出研判。

  “从目前来说,一般只要感染艾滋病毒,是没有从阳性转变成阴性的。”吴尊友的说法和钟啸伟得到的解释基本一致。今年3月,成都市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HIV抗体不会从阳性变为阴性,省疾控中心保存的‘钟啸伟’血样肯定不是钟啸伟本人的,出错可能与血样检测登记信息漏洞有关。”

  阳性是表示艾滋病病毒感染在体内产生的变化有一定的结果。相反,阴性则基本上否定或排除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可能性。然而,由于环境因素、操作因素、实验方法或者患者自身因素等原因,可能把那些不是“阳性”的人检测出阳性的结果,也就是“假阳性”。“假阳性”的可能性虽然很小,但也存在。

  “一种是检测技术本身的原因,在查病人血液中的艾滋病毒抗体时,病人所患有的其它疾病产生了与抗体结构相近的物质,也可能产生假阳性。”吴尊友介绍。

  还有一种早期确诊阳性、晚期又显示阴性的情况。这是由于感染时间过长,感染者的免疫系统已经被病毒摧毁,检测时就只能查到病毒而查不到抗体了。

  “诊断数据灵敏度不同,10年前的诊断数据和今天的诊断数据不一样。病人处于不同阶段,也会影响结果。”吴尊友说。

  谁为被毁掉的7年买单

  “如果再查一次,技术上不是特别困难。”按照吴尊友的介绍,艾滋病流行以来,有条件的实验室都会保存阳性标本,把10年前“钟啸伟”的血样再进行一次鉴定没问题。

  在司法已经介入的情况下,是“贴错了”还是“假阳性”,也需要更多鉴定数据的支撑。

  “首先要通过DNA鉴定确认现存样本究竟是不是钟啸伟本人的。如果不是,权责明晰。如果是,就有可能是当年血样中的某种蛋白质造成的假阳性,放了10年后混杂的蛋白质发生了改变,造成原来阳性、现在阴性的局面。”吴尊友说,“不过这种概率很低很低。”

  如今,钟啸伟已经正式起诉成都市疾控中心、四川省疾控中心,要求对方赔礼道歉,赔偿从2008年至今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2019-04-19,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受理了案件。

  他还在等一个说法。从2008年检测为阳性至2015年底,13次医学随访他每次都到,“没有一次成功抽出血,每次都将情况如实反馈给疾控中心,但都没有下文。” 这也是既让钟啸伟愤怒又让各方人士困惑的地方:如果钟啸伟确实因多年吸毒史导致血管萎缩不易抽血,为什么没有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过问?哪怕深究一次,这个错误都可能更早被纠正。

  2008年的《HIV抗体确认检测报告单》显示,钟啸伟血样的送检单位是成都市疾控中心,检测单位是四川省疾控中心。目前留存血样的四川省疾控中心表示,事件发生后,他们立即对钟啸伟2008年的血样进行了复查,检测结果仍为阳性。实验室只对送检样品负责,当年的样品检测流程没有问题,现在的问题只能找送检单位成都市疾控中心。

  但听到记者说明来意,处在争议中心的成都市疾控中心坚称“不接受对外采访”。

  虽然诊断书已经“阳转阴”,钟啸伟的生活却还没有“阴转阳”,他被长达7年的误诊所耽误的一切,谁来买单?

  相关阅读:

  艾滋病患者子女:爸妈摔倒出血 没人敢靠近

  艾滋病患者子女:爸妈摔倒出血 没人敢靠近 爸妈得了艾滋病 群里有人说话了:我爸摔了一跤出血了,现在没人敢靠近他。 李博有点不高兴:别人不懂,你也无知么?如果有血,你戴个手套过去处理就行了。 这是一个由30多名艾滋病感染者的子女组成的微信群,名字叫……[更多]

  北京协和医院发现国内首例“阴性艾滋病”患者

  北京协和医院发现国内首例阴性艾滋病患者 HIV抗体检测为常见的艾滋病筛查手段,阳性一般意味着感染,阴性则代表未感染。这一判断是绝大多数人对艾滋病检测的常识。 然而,北京协和医院近日刊载在国际专业学术杂志的一篇论文颠覆了这一常识。该论文公布了我国……[更多]

  夫妻一方感染艾滋,医院应否告知另一方?

  夫妻一方感染艾滋,医院应否告知另一方? 《艾滋病防治条例》该与《母婴保健法》和《传染病防治法》规定一致起来,对于因艾滋病不能结婚或暂缓结婚的,应及时如实告知婚姻双方,而不是秘而不宣。 江苏南通市一对夫妻当初在办理结婚登记前,共同在当地婚检机构……[更多]

  艾滋病大学生的身份该不该公开

  艾滋病大学生的身份该不该公开 对于艾滋病大学生的身份,能否修订立法,虽然不实行全面公开,但可否由医疗部门在亲密人群范围内实施告知? 16名艾滋病考生,15名已被大学录取!其中1人考上二本、1人考上三本。山西临汾红丝带学校的校长郭小平日前向媒体透露,……[更多]

相关阅读:
相关搜索:
新闻首页头条推荐: 吴咏宁坠亡背后的“魔鬼契约”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我要提问:


推荐律师
新闻排行榜
立法律界评论时讯
视频推荐
视觉焦点
每日推荐
找律师
Copyright© 2002-2015 www.fabang.com 法帮网 版权所有 | 京ICP备11019063号 |
北京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